电工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工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季核亮育种产业的逐梦人盒子草

发布时间:2020-10-18 17:20:36 阅读: 来源:电工刀厂家

季核亮:育种产业的逐梦人

十二年前,怀揣“促农增收”的梦想,季核亮放弃了在天津市蔬菜研究所的工作,回到北辰区老家育种创业。如今,他主持繁育的新品种芹菜和菜花畅销全国,足以抗衡国外品种,乡亲们也依靠他说的新技术增收致富。

季核亮创办的耕耘种业有限公司就坐落在它的家乡——北辰区西堤头镇季庄子村,这是北辰区东部较偏远的村子。近些年,公司在不断成长壮大中几次经历搬迁、增建大棚、新建设施,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季庄子村。来到耕耘种业公司,却不见季核亮的身影,原来,正值菜花杂交授粉的关键时期,他一早就去后院育种大棚里忙活了。走进大棚,他正和其他农户一样身穿蓝色工作服,坐在地上,一手捧着正处在开花期的菜花,一手拿着特制的授粉工具,忙得满头大汗,连头都顾不得抬一下。这个大棚里都是他最新繁育出的松散型菜花新品种——圣松系列:“现在有二十多个品种都是松花,咱们试种对比好坏,将来产量很重要,一个花球必须得达到四、五斤,看比别的品种到底增产多少,抗病性怎么样。说白了老百姓认可不认可,老百姓说这品种好,不就可以推广市场了吗。”

自己繁育的蔬菜新品种能够增产、增收,得到农民的认可,一直是季核亮努力的方向。他从小在季庄子长大,童年记忆大部分是跟着父母干农活,十三岁时因为轧麦秆粗心大意,还把右手食指切掉了一截。至今,每当他看到自己残缺的手指,田间地头的酸甜苦辣就会历历在目:“这也是永远的烙印,永远也忘不了啊,一看就知道自己从小干了好多农活,跟着父母种地很辛苦,农民挣钱也很不容易。”

2002年,已经是天津蔬菜研究所正科级干部的季核亮决定辞去工作,回乡创办育种公司,他想要亲手培育出高产优质高效的籽种,带着乡亲们一起走上增收路:“觉得自己学了这么多东西了,必须得为家乡父老服务,农业新科技将来能为家乡父老尽自己的一己之力。”

放弃这令人羡慕的一切,重新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受了一辈子累的父母怎么舍得?父亲季绍宗说:“那能愿意吗,你自己搞有什么把握,要搞坏了,班也辞了,一地两空了。”

可季核亮心意已决,谁劝都不听。创业之初,季核亮不分白天黑夜地育种、跑市场,没钱雇工人,所有的事情都要亲自去干,他把全部积蓄都拿出来建大棚,全家只能靠妻子打零工挣来的一千多块钱维持生计,自家的房贷欠了好几年都一分没还。妻子刘金梅说:“当时就指我那点钱,孩子托儿费三百多,再加生活费,那房贷根本还不起,从同事那儿借了八千多才还上的。”

为了让蔬菜新品种适应高温高湿环境,季核亮远赴云南偏远地区设立了一个育种基地,那是元谋县一个傈僳族的小山村,每年他要有四个月在云南度过。每次出行,都是穿梭在崇山峻岭中,山是长满野草和荆棘的陡坡,脚下就是呼啸奔腾的金沙江,季核亮的脚底不知磨出了多少个血泡,双臂不知被荆棘刮出了多少道口子。一到晚上睡觉那就更别提了:“我去哪儿住都没有床,拿木条搭在砖上,上面铺着棉的东西,夜里睡着半截就能掉下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两年艰苦研制,新品种芹菜——“艾菲尔”打响了头炮,无论是产量、品质还是抗病性都优于国外品种,价格远比国外籽种便宜。在季庄子、刘快庄等村试种之后,增收效果显着。季核亮说:“农民要种别的芹菜平均价八毛,我的种子种出来能卖一块,那一亩地多收入两千多块钱。”

初战告捷后,季核亮研发新品种促农增收的欲望越发强烈,他把目光投向了菜花。十几年前,我国的菜花籽种基本被日本、韩国的进口品种垄断,日韩菜花属于春季品种,耐冷,适合在甘肃、辽宁等昼夜温差大的地区种植。季核亮认为,要打破国外垄断,就要让菜花耐高温,适合在夏秋季节种植。从二零零二到二零零八,七年磨一剑,“雪剑”系列菜花新品种终于繁育成功,成为全国菜花行业的“旗舰”品种。季核亮说:“育种的三个目标,抗病、产量高、品质好。品质好,比如说你吃的白菜塞牙,我吃的白菜又甜又脆,谁不愿意吃好的?产量涉及到农民利益,以前收五千斤,现在收一万斤,得要产量。抗病也一样,以前温度一高了一湿了就有霉病,都烂了,现在有抗病性,不用打药了,也无公害了。

与此同时,季核亮积极探索公司与合作社联营的新方式,组织西堤头镇三百多户农民成立了良种繁育合作社,合作社社员季金兰说:“公司提供的秧苗都是免费的,化肥农药农膜都是平价给我们提供,今年种的菜籽,一斤按照十四块钱算,估计收入得达到两千多块钱,比自己种其它作物收入要高。”

乡亲们增收了,可季核亮并没有沾沾自喜,他深知:只有种子走向全国,让更多农民依靠“耕耘”牌种子走上致富路,才是真正的成功。他利用每年去云南繁种的机会,跑遍了云南、贵州、四川、广西的种子市场。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外地民营小公司,推广籽种的难度太大了:“这推广很不容易,这一条街有十多家种子店,你每家都去一趟,放一些宣传材料,等你回来转这一圈回来,发现宣传画都扔到大街上了。甚至有的种子留那儿了,你下次再去,过一年去种子还在柜台上摆着,他根本没有给农民试种。”

因为资金紧张,他每天吃的是面包和方便面,晚上他都找最便宜的旅店住大通铺,可这些困难都没有使他灰心,他坚信只要籽种质量好,一定能打开市场。果不其然,雪剑系列菜花品种首先在贵州打开了销路,很快便占领了整个西南地区,进而走向了全国。

如今,耕耘种业的籽种在全国推广种植面积已达到一百万亩以上,成为天津民营育种企业的“标杆”。而季核亮也不再是创业初期那个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的“光杆司令”,身为总经理,手下有一帮研发和销售人员,还聘用了二十多名季庄子村民在育种基地当产业工人。可每天到公司一下车,他还是穿上工作服直奔育种大棚,在“促农增收”的路上向前奔忙,是他始终不变的状态:“梦想总在路上,我搞一个新品种,以前农民收入一千块钱,通过我这品种能收到一千五了,我不满足,农民也不满足,我想让他收到两千,所以还得再不断选育更新的品种,而且你的目的是不断地为老百姓增收,增收也是永无止境的。所以说,永差一步,没有到头的时候,永远都达不到终点。”

民以食为天,农以种为先。“用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世界”是季核亮的座右铭,而离“梦想永差一步”则是他为“促农增收”而奋斗的不竭动力,他要在这条路上长久的走下去。

北京治银屑病专科医院

深圳性功能障碍医院

治白斑的医院

南昌国丹白癜风医院挂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