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工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工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东营村官送法下乡小村庄上演民间借贷法律课嘉陵花属

发布时间:2020-10-18 18:09:58 阅读: 来源:电工刀厂家

东营村官送法下乡小村庄上演民间借贷法律课

4月16日,市大学生村官普法联盟正在为古家村民模拟法庭审理。据了解,这个联盟成立一年多来,致力于破解“法不下乡”的困局,先后组织了20多场活动,帮助农民增强了法律意识。  古家是广饶县陈官镇最靠北的村庄。大约10天前,广饶县政府给这个村子摘掉了“省定贫困村”的帽子。在一个春雨霏霏的早上,记者沿河辛路来到这里采访时,勤劳的农人还在从支脉河里抽水浇灌麦田。  4月16日上午11点,久违的春雨还在下个不停。30余名古家村民听完了市大学生村官普法联盟的民间借贷法律课。陪同他们一起听课的还有被大学生村官视为偶像的“耶鲁哥”秦玥飞以及四名来自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学生。  春雨贵如油,下得满街流。看着村委大院的积水,古家村民觉得这一天真是个好日子。  煞费苦心的准备  15日傍晚6点多钟,刚从麦田里忙完回家的古家村民,听到了村党支部书记李建林用大喇叭下的通知:“明天头晌9点,市大学生村官普法联盟来咱村送法下乡,有空的村民来村委大院参加。”  蒋延琳是这个村的包村第一书记,这次搞送法下乡,是他想出的主意。在他看来,普法是包村帮扶的一项重要内容。  原定计划是在村委大院内摆上桌子、板凳,让负责普法的大学生村官们用,村民自己带着小马扎来观看。雨越下越大后,活动只能挪在会议室里。  普法联盟的一位大学生村官说,“今儿的活动有模拟法庭和情景剧环节,中间还摆着一个占地不小的椭圆会议桌,30多平方米的会议室放不开啊!”听到这儿,古家村的领导层又开始犯难,咋办?  李建林想,“条件就这样了。”只能让人把会议桌往北挪了约半米,总算多腾出了一点空间。  到今年4月,侯田田负责的普法联盟已经成立13个月了。她们请来金牌律师以及国内名校的大学生,给农民和中小学生讲了20多次普法课了。  “这次来古家村,买了5套茶具,9盒牙膏,10块香皂。”侯田田说,普法下乡是一项复杂的工作,如果不买一些小奖品调动回答问题的积极性,普法很难有效果。  记者翻阅大学生村官普法联盟QQ群聊天记录发现,从今年3月底开始,这个群里就不断上传“古家村法律课情景剧(改)”、“古家村模拟法庭(改)”的修改文本。讲课快近了,侯田田犹思几度让普法成员修改文稿,这让她们想到了毕业论文答辩前的修改情形。  4月16日,记者看到了成形的文稿,整整17张A4纸,文字密密麻麻,事无巨细。甚至,情景剧本都用括号注明了神情与动作。到场的一位北大学子夸赞地说,“没想到咱们东营的大学生村官普法工作准备地这么仔细。”  压抑不住的激情  9点钟,送法下乡古家专场正式开始。蒋延琳和侯田田介绍了活动的意义和成员身份。观众是30多位妇女、儿童和老年人。村里年轻人几乎都去了广饶和东营打工,剩下的在地里忙着春灌。  “表弟”借给“表嫂”3万元抢救“表哥”。三个月后,“表嫂”竟然抵赖,“你没我写的借条,凭啥说我欠钱?”“表弟”的扮演者转向观众,就跟自己真被赖走了3万元一样向观众喊道,“我可怎么办啊?”  历史上,古家所在的广饶县北部及东营区南部是吕剧的发源地,这里的村民喜爱看表演。一幕短小的法律情景剧,竟也让他们着了迷。一位大妈点评说,“演得太好了”。  侯田田走上台,问:“遇到不还钱的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这些妇女、儿童、老年人纷纷举手,有的还轮不到自己回答,就脱口而出说要“报警”或“法院告他”。答对的观众,领走香皂、牙膏,一个个高兴得合不拢嘴。在下一轮的提问中,更多的人开始举手,积极抢答。  “邓玉华”向小名为“小平”的邻居“刘翠萍”借2万元钱。“邓玉华”写了欠条,“小平”签了字。一年半后,“小平”前来催债,但被“邓玉华”蛮横地说,“你就去法院告我吧!”  扮演“邓玉华”的是来自胜利学院的学生徐成龙,他穿着背后是武打明星李小龙头像的卫衣,厉声告诉“小平”:“欠条上我签的是邓玉花,你真名是刘翠萍,签名是小平,名字不对,法院根本不认你这笔账。”“小平”不服气地说,“那咱们法庭上见!”  庭审马上就要开始,侯田田趁着间隙问观众“如何避免这种情况”。12岁的初一学生古晓杰勇敢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领到了奖品中最贵的茶壶。这位学生或许因为受到奖品的鼓励,之后每遇问题都抢先回答。  9点34分钟,全体起立,庭审开始,观众瞬间变成陪审团。侯田田借来的法袍、法槌,增添了庭审的威严,很多头一回见识法庭的村民敛住笑容认真观摩。十多分钟后,原告占据了庭审上风,“小平”是“刘翠萍”的小名,法院认定借条有效。审判长由普法联盟里的薄龙扮演,两年前他从苏州大学法学院毕业。脱下法袍,他感慨地说,“两年没从事自己的本行了,今天一上手找回了法律人的激情。”  更让他觉得有“意思”的是,他见到了自己的偶像秦玥飞。从耶鲁大学毕业后,秦玥飞直接回到湖南衡山脚下的山村,做了大学生村官,铺下身子搞公共服务,被农民亲切称为“耶鲁哥”。普法间隙,薄龙、侯田田、刘菲拉着秦玥飞走到一堵墙边合影留念。记者看到,他们身后的墙上画着鲜红的党旗,墙上写着几个大字“听党话,跟党走”。  满满的都是收获  43岁的农村妇女祝海珍爱看CCTV社会与法频道的《法律讲堂》,有时会因为其中人物的不幸哭一晚上。在古家,村里很多人跟她一样都是通过看电视一知半解地了解些法律知识。  由于以前从未有法律讲座。观众们走出会议室后都说,“这次讲座很有收获。”  古晓杰也走出了村委会议室,手里拎着“战利品”。两套茶具,两块香皂,两管牙膏,后面出来的村民当着古小杰母亲的面夸赞他,“这个孩子真好。”他则谦虚地说,这次活动最大的收获不是奖品,而是满脑子的法律知识。  目前,古家村在宅基地、农田边界方面还存在一定纠纷。李建林说,村里现在刚成立了村民道德委员会,调解矛盾处理纠纷,如今又来了这一场送法下乡讲座,农民法律意识一定会有新提高。  之前,古家有19户村民因为因病致贫、年龄较大致贫,被建档为贫困户。为此,古家特别将这19户全部纳入具有帮扶性质的泰丰农业合作社。广饶胜大粮油制定了高于市场价格0.1元/千克的小麦优惠收购政策,并提供技术扶持……在这样的努力下,19户贫困人口年均纯收入提高到了3900元,古家村“省定贫困村”的帽子被彻底摘了下来。  最近发生的摘帽与普法,对于这个只有230户的小村庄来说,意味着物质和精神文明的双提升。  普法进行的同时,四名北大学子也没有闲着,与来自胜利学院的几名学生凑在一起聊着普法形式之于受众的影响效果。对于这些法律志愿者来说,何尝又不是充满收获的一天。  不过,这次普法活动还是暴露出了一定的问题。快到11点时,联盟成员董建敏还在卖力地讲着“民间借贷的七个典型问题”。但已有不少观众耐不住部分法言法语的“陌生”,拎着宣传材料和奖品离去。对于旨在破解“法不下乡”的有志大学生村官来说,这说明如何提供寓教于乐的普法形式,提高村民的参与度与积极性,是一个值得长期研究的课题。

郑州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看荨麻疹医院哪家好

云南试管婴儿医院哪家好

成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