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工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工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死神在你的背后-【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23:06 阅读: 来源:电工刀厂家

一、不吉利的经文

司马岩三十三岁就爬上了处长的宝座。就在前一段时间,司马岩经老同学刘利维介绍,认识了年轻美貌的服装模特丁嘉丽。司马岩年轻有为,丁嘉丽性感迷人,他们很快便发展成一对如漆似胶的情人。

十一长假,司马岩带着新任情人丁嘉丽前往西藏圣地拉萨去旅游。在拉萨的每个角落,都能见到摇着转经筒,口中默默诵着六字真言的男女老少。丁嘉丽突然被一个坐在太阳伞下占卜的老喇嘛给吸引住,她于是拉着司马岩凑上前去。老喇嘛在一张黄纸条上写了一句藏经文递给司马岩。司马岩问这是什么意思?老喇嘛却张嘴说出一句不知所云的藏语。

司马岩从西藏回来后,拿着那张黄纸条找到了刘利维。刘利维上大学的时候就一直在研究藏文化,司马岩想让刘利维帮他解释一下黄纸条上藏经文的意思。刘利维看过那张黄纸条后脸色突变。司马岩忙问:"纸条上的经文是什么意思?"刘利维犹豫了一下说:"纸条上面的意思是,死神在你的背后。"司马岩愣了一下,随后他故作轻松地笑了笑说:"这种事情信就有,不信就没有,我是无神论者。"刘利维却神情凝重地说:"藏佛教很灵验的,不然也不会吸引到那么多虔诚的信徒。"

司马岩从刘利维那里回到家后,心情变得有些沮丧。司马岩换上拖鞋,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从兜里掏出张黄纸条用打火机点燃,然后又给自己点上一支烟。突然,司马岩感觉背后似乎有个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看。司马岩猛地回过头来,一个骷髅头就站在他的背后,那个骷髅头左右晃动着,发出“哈哈”的笑声。司马岩被吓坏了,香烟从手指缝中滑落掉到他的脚面上,疼的他连蹦带跳。那个骷髅头伸出两只手来,把头上的骷髅面具摘下来。原来,是司马岩的儿子司马可可。司马岩气得大骂:“可可,你个混小子!胡闹什么!”司马可可委屈地说:“爸爸,这不是你送给我的礼物么?”司马岩说:“胡说,我什么时候送过你这个鬼东西。”司马岩的妻子王冬梅听到客厅的吵闹声,忙从卧室里跑出来。

王冬梅冲司马岩嗔怪道:“看你那破记性,刚给儿子买的礼物你就忘了。”王冬梅走到司马岩跟前,脸色羞红地说:“难得你还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你都好几年没有给我送过花。”司马岩这时才发现,在客厅窗台的花瓶里插着一捧火红的玫瑰花。这可真是怪事,司马岩搞不明白,谁会冒充自己在妻子生日的这一天给妻子送玫瑰,还给儿子送了那么一个恐怖的面具。司马可可凑上前,把一张卡片递给司马岩,说这张卡片是来送鲜花和骷髅面具的礼仪小姐给的。司马岩接过卡片一看,那是一张请他们全家去吃饭的“免费就餐卡”。“就餐卡”的背面印着“古堡黑暗餐厅欢迎您的光临”。原来,这是一家刚开业的餐厅做的广告活动。司马岩这才松了一口气,现在的这些生意人,为了招揽生意都能当间谍了,连谁家里有人过生日他们都能知道。司马可可见爸爸的脸色好转了,就在一旁说:“爸爸,我们去吃一次吧。听说在黑暗餐厅里面吃饭,都必须把眼睛蒙上,好刺激啊!”王冬梅也说:“既然孩子愿意去,今天又是我的生日,我们就带孩子去吧。”司马岩这才点头答应下来。

司马岩开着车,他们一家三口按照“就餐卡”上面的地址,前往古堡黑暗餐厅。

这黑暗餐厅是从外国引进来的一种新型就餐方式。客人进入餐厅后,服务员就会为客人戴上黑色眼罩,客人由服务员引领着进入房间。房间内也是一片漆黑,菜上齐后,客人用手摸索着在餐桌上找食物吃。

王冬梅因为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显得特别开心,司马可可也被这种新鲜的就餐形式所吸引显得特别兴奋,只有司马岩话语不多。在吃饭的过程中,司马岩总是感觉有人站在自己的背后,可他摘下眼罩回过头,房间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司马可可端起酒杯向妈妈祝贺生日快乐,司马岩也随着端起酒杯。突然,司马岩感觉自己的脖子上面刮过一道寒风,他下意识的把手向身后一摸。司马岩顿时被吓得叫出声来,他摸到了一个人的手,那只手冰凉冰凉……

二、死神的笑声

司马岩像是被电击打了一下,从椅子上蹦起来,他惊恐地问:“你,你是什么人?”后面的那个人说:“先生,我是房间里的服务员。”司马可可哈哈大笑起来,他说:“爸,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胆子变得那么小。”司马岩没好气的冲那个服务员嚷道:“你出去吧,在黑屋子里面装神弄鬼的,还让不让人吃饭。”

更让司马岩感到奇怪和气愤的是,当他拿着那张免费就餐卡去吧台结账的时候,吧台的服务员竟然说,他们餐厅里从来没有送出过免费的就餐卡。服务员还叫来饭店的保安,说司马岩想在这里骗吃骗喝,要把他送到派出所。最后,司马岩不得不按照菜单上的价格,支付了现金。

从饭店吃完饭回到家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王冬梅边催促儿子早点上床睡觉,边让司马岩赶快去洗个澡。王冬梅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柔情和渴望,司马岩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妻子在一起亲热过。司马岩只好不去想刚才发生在古堡黑暗餐厅的事情,去卫生间洗澡。

司马岩刚在身上涂抹上洗浴液,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他担心这个电话是丁嘉丽打来的,如果被王冬梅接到那可就坏了。司马岩胡乱擦了一下眼睛,用毛巾裹住腰,从卫生间里冲出来。电话果然是丁嘉丽打来的,丁嘉丽在电话里面说,明天她想和司马岩一起吃饭。司马岩边哼哈的支吾着,边拿着手机往阳台上面走。接完电话,司马岩顺手把手机关掉,他转过头发现,王冬梅正站在客厅里用质疑的眼光盯着自己看。

王冬梅问:“谁给你打的电话?满身泡沫就跑出来,你也不怕感冒。”司马岩撒谎说:“办公室小马,通知我明天上午去开会。”王冬梅说:“我听着不像是小马,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司马岩愣了一下,蛮不讲理地说:“你离那么远怎么能听清楚,我说是小马,就是小马。”司马岩说完便气呼呼地走进卫生间。

王冬梅呆呆地坐在客厅里,看着司马岩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掉眼泪,她心里明白得很,丈夫有了外遇。其实,这已经不是司马岩第一次在外面找女人,为了这个家,为了儿子,王冬梅一直选择的都是忍耐。

毕竟今天是王冬梅的生日,司马岩从卫生间出来后,走到王冬梅身边,揽住她的肩膀。王冬梅麻木地依偎在丈夫的怀里,像是一截没有生命和灵魂的木头。

128彩票软件下载

跑跑西游

龙之传奇单机版

古剑奇侠最新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