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工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工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灵院之孤楼一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37:34 阅读: 来源:电工刀厂家

事情发生在安徽芜湖,当时改革开放的大潮刚刚席卷整个中国,各地都在拼命地搞建设来发展经济。而出事的地点由于很偏僻,记得那件事的人已经不多了。那是一栋夹杂在城镇民居中的孤楼,很早之前曾经是当地一家富户的家宅,后面土地革命的时候被充公,成了当地的供销社,虽然只有两层,不过面积倒很大,大概有二百多平方米了,随着供销社时代的结束,那栋楼一直被闲置在那里,无人问津。

出问题的具体时间应该是晚上,当天,从下午开始整个镇子就一直下暴雨,噼里啪啦下了一整夜。要知道,芜湖那块地方处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和北方气候迥异,很少下暴雨,特别是这种连续几个小时的,而河流的蓄水能力也不高,连续这么下是会发水灾的,当晚河里的水位就上涨了将近一米。

暴雨停息已是第二天,住在附近的居民出门去工作的时候发现,那栋孤楼失火了,而且烧的很厉害,第二层全塌了,只剩下一些不能燃烧的砖块和烧焦的木头堆在地上。孤楼闲置很久,平常也没有人会去,可这火却莫名地烧了起来。同时,就算失火了,昨夜下了那么大的暴雨,火势也应该很快就被扑灭,而不会将整栋楼烧塌掉。嘀咕归嘀咕,周边有些贪小便宜的人家,偷偷地去孤楼废墟里面捡转头,准备拿回家等自家建房子的时候用,所以废墟现场就这样被渐渐地清理出来了。可当其中人用锹去撬开一块烧焦的木头主梁的时候,一只烧焦的手露出来了。

乍一看,很难辨认出那是一只手。因为已经烧焦碳化了,皮脂层全部燃尽,五指握拳缩成一团,很像一块木炭。之所以认出那是一只手,是因为手腕上还挂着一只烧焦的手表。手表是金属的,所以虽然已经烧的爆裂了,可还是残存下来了。既然发现了人手,就成了命案,所以有人通知了当地民警。此时这件事还没有引起当局的注意,派出所只派来了3个民警对现场进行清理和调查,因为整个地区近期都没有人失踪,所以初步怀疑只是一个流浪汉去孤楼里避雨被烧死了。因为只找到了一只手,民警怀疑流浪汉的尸体还埋在废墟里面,所以决定把整个废墟清理一下,找到尸体。

当那3个民警把整个现场清理出来之后,事情闹大了。民警并没有在废墟里面发现任何尸体。

他们找到了17只手。那17只手的位置很分散,如果进行现场复原,可以看出,有9只手在二楼,8只手分散在一楼,而且都是左手。17只烧焦的手在废墟里被摆放成了奇怪的形状,很像“回”字形,看起来十分诡异。

一灵院接下这个业务的是江一稻,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他听着副局长对整个案件的描述,渐渐的进入了梦乡。值得一提的是,江一稻是个勤勉的人,忙忙碌碌,所以很喜欢利用这种间断的时间小憩一下,同时梦中的世界也更加利于他的判断,因为他可以忘记现实中的很多很多。

所以,当他迷迷糊糊听完副局长的描述时,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他伸了个懒腰,坚定地对副局长说:“应该还有一具尸体,你们没有找到。”

“为什么?”副局长眯着眼,怀疑地盯着江一稻。他并不相信所谓的鬼神,来找江一稻也只是遵从上级的命令。江一稻连现场照片都没有看就下了这么一个判断,他自然是不信的。

“因为手的数量不对。”江一稻喝着茶,“按照你所说,所有的手被摆放成了“回”字形,这就存在一个问题,“回”是一个轴对称的汉字,单数数量的手其实很难摆成,采用双数是最好的选择。没有哪个人会弄到那么多的手却只是完成一个数学问题,这很难,也没有必要。所以一定还有另外一个人,那个人用16只左手完成了整个“回”字的布局,同时也留下的自己的一只左手。”

“你确定?”副局长用喝茶克制自己的手抖,他感到一阵寒意。

“不信就别问我。”江一稻满不在乎地说,他看出了副局长的紧张,“不过你也不用怕,你们找不到那具尸体的,因为尸体不在楼中。”

副局长回去后,处于安全考虑,还是要求当地民警彻底搜查了整栋楼的废墟,并没有发现任何有尸体的痕迹,但是,也不是什么发现都没有,他们找到了一面镜子。

镜子很常见,可是当你看见现场发现的那面镜子,你就会知道它有多么不同了。那面镜子里有一张人脸,一张美丽女子的脸。当你拿起一面镜子,却发现里面映出的是一张陌生的脸,不管那张脸多么的美丽,我想大多数人还是会先感到恐惧吧。

那面奇怪的镜子被仔细地包扎好,送到了江一稻的桌子上。江一稻抱着那面映着女人脸的镜子睡了整整三天。江一稻是个简单的人,当他接下一个案子的时候,他会努力去做,而不会考虑是不是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三天后,他坐车来到了现场,摸遍了邻近孤楼的所有民居的外墙,趴在一面墙上仔细感受了很久,然后指挥民警,让他们砸开这面墙。

“你们局长这次欠我的人情大了。”江一稻突然和砸墙的民警说了这么一句。

墙里是一间被密封的小隔间,很小,将原来的房子分隔出来了,因为分隔的面积很小,所以住在房子里的人都没有察觉到。隔间没有门也没有窗,应该是过去住在这间民居的主人偷偷封上的,不过由于这间民居已经多次转手,原来的主人已经不可查了。

隔间里的确有一具干枯的尸体,但是却和江一稻想的不大一样,因为尸体的丢失的是右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