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工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工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魂的最后三天1[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20:38 阅读: 来源:电工刀厂家

当我有意识的时候,我发现我身边围满了警察。而我却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注视着身边发生的一切。

是的,我死了。我看见我的头,我的脸,我的身体被冬季的寒风用血液把“我”与大地仅仅的黏贴了在一起,顺着我头颅留出的大滩血迹并没有被蒸发,而是变成了一层薄薄的冰透着早上的第一缕阳光显得那么红那么美。

我很虚弱,我似乎快要看不见身边的影像了。原来人们说的鬼不能在白天出来是真的。在我还是一个活人的时候我就一直对这个问题那么的好奇,而现在我终于知道了那些传说是真的。

围在我身边的警察们忙着处理现场,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走近了我的身体,检测了一阵摇摇头深沉的说了一句:“已经死了”我想起了我好像是自杀的,可是我始终想不起来我为什么要自杀。

阳光越来越强烈,而我,不对应该说我的灵魂才更加准确,而我的灵魂却越来越虚弱。我不能在待在这里了,我的身体,再见!永远不能再见!我要去看那些我不能忘记的人,趁着我现在还有些意识。

一整天,我一直躲在那栋我结束了生命的老楼的地下室,那里几乎没有阳光。住满了在这个城市里打拼的蚁族们,他们为了自己的理想忍辱负重的住在这里忍受世间所有的不公,现在我想要说,那个没能实现的理想,再见了。

这儿白天几乎没有人,我四处飘荡我发现了一个死亡的好处,那就是别人再也见不到的面貌了,而你却还可以看见他们,你甚者可以看到在你生前不知道的所有秘密。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担心被别人发现四处躲藏,直到一个人在走廊里穿过了我的身体时,我才真正的明白我再也不用躲藏了因为他们看不见我听不见我。

傍晚时,阳光终于没有那么强了,我焦急的等了一会儿黑夜终于拉开了序幕。我想念的我父母,这个时间也许他们已经知道我死了吧,我特别想对他们说一句:“爸爸妈妈对不起,我抛下了你们。”

我飞快的奔向了那辆拉走我身体的120车辆所属的医院。终于在太平间的看见了自己,可我找不到我的爸爸妈妈,我好想他们,他们没有来吗?

正在这时我听见了一个哭声,那声音来自于上面的一个病房,那是我妈妈的哭声。我飞快的飘来飘的顺着声音寻找着,终于在角落里一个简陋的病房里看见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的妈妈,还有坐床边脸色黯淡无光的爸爸。

“咱儿子才25岁啊,他还那么年轻,呜呜呜呜”妈妈边哭边咳嗽着,可能这一天对她的打击太大嗓子哭哑了。

我轻轻的飘过去,伸出手去抚摸妈妈的脸庞,一滴泪水顺着脸颊滴落下来,它穿过了我的手掌。

此刻我是那么的心痛,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要把自己的生命结束掉呢,可我始终想不起来。也许是从楼上摔落时头部先着地过于强烈的撞击使我死亡前的一瞬间失去了部分记忆?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我想起我还活着的时候那么多次让妈妈伤心那么的叛逆,而此刻虽然我撕心裂肺的喊叫着妈妈,可是他们再也听不见了。

天快亮了,我又跑到地下室的停尸间里,白天我不能出去就呆在这里吧,陪伴我自己的身体。

很快一天过去了,太阳落山后不知道为什么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随风飘来飘去,开始离开我“自己”,穿过墙壁穿过马路穿过一栋栋高楼。

我不由自主的来到了一个特别熟悉的地方,我记不起这是什么地方可它却那么的熟悉。正在我绞尽脑汁回想的时一个沉闷的声音把我拉了回来:“孩子,你怎么了?”

我特别惊奇,居然有人能够看到我的样子。可仔细一想好像不对,他能看到我是不是他也死了呢?

我回过头,是一个50多岁的中年男人。他也是一个鬼魂,因为我看见他的头颅已经严重的变形,眼睛被挤压的仿佛就要从了地心引力掉落下来一样。我似乎明白了刚刚为什么会有一个沉闷的声音说话了,因为他的下巴几乎没有了。

很快我们就成为了朋友,我有些激动,这还是我变成鬼以来碰见的第一个同类。

“孩子,你是在思考为什么来这里吗?”他那个随时要碎掉一样的下巴动了动问到。

“叔叔,这个地方好熟悉,可是我想不起来这是哪里。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来这里。”

>>鬼故事分页: 1 2下一页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