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工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工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日本FRUiTS杂志要本周将迎来自己的最后一期

发布时间:2021-05-16 00:41:41 阅读: 来源:电工刀厂家

这本一共发行了233期,记录了日本青年人街拍时尚长达二十年的时尚杂志,本周宣布迎来自己的最后一期。外界纷纷猜测是当今纸媒行业的不景气使其走向衰亡,但该杂志的创始人,同时也是编辑和主摄影师Shoichi Aoki的解释则令人大吃一惊,他在日本网站Fashionsnap刊登的一份采访中这样说道“原因很简单,现在值得一拍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FRUiTS》杂志创办于1997年,是一本专注于拍摄原宿地区时髦年轻人的出版物,见证了街头潮流的革命和时装精们的蜕变,他们与时装周期间打扮得故作姿态的“孔雀们”形成鲜明对比。作为一本杂志,《FRUiTS》让诸多读者领略了日本时尚潮流中的大胆、甜蜜和疯狂,它的告别无意会使多年来的拥趸黯然神伤。但杂志的老粉丝会选择通过社交媒体上的街拍内容来弥补往后的缺憾。有人在日本文化网站Spoon Tamago上评论说这本杂志失败的原因是不断重复拍摄相同的人物。自由撰稿人Alan Yamamoto认为《FRUiTS》在过去已经成为了“人气比拼”的平台,该杂志给出的停刊理由显然站不住脚,而且“东京街头的时尚气息依然非常浓厚,怎么可以说没有值得一拍的人呢,简直太不可思议了。”Tokyo Fashion Diaries(东京时尚日记)的创始人Misha Janette则表示这本杂志的关停对于已显现疲态的日本街头时尚来说堪称致命一击,她同时呼吁大家行动起来,扶植当地街头时尚的传统。

像《FRUiTS》这样有着广泛受众基础的出版物停刊,对于那些一直以来追随的读者来说简直难以接受,但从多个角度看,它告别历史舞台是大势所趋。不可否认的是,原宿的黄金时代早已过去,人们不再热衷于用华丽辞藻描绘当地的个性标签。从长远来看,杂志对街头风格的助长作用将逐渐势弱,多数国外同类型杂志也将面临告别历史舞台的命运,因为集中而过度的曝光已经使街头内容的吸引力直线下降,人们甚至已经对此感到麻木。上世纪90年代末,原宿时尚发展提供温床的重要条件-势不可挡的熙攘人流——已经不复存在,尽管在接下来的20多年里,青年男女们依然在原宿周围几平方英里活动,但势力已大不如前。而当今现实是,如果你带着杂志中的印象去原宿街头寻觅那些青年的打扮,多半会失望的。

原宿进行了卡姆登风格的改造后,变成了游客购买纪念品之地,而不再是本世纪初Gwen Stefani歌中的“引领趋势之所”。你能看到越来越多的白人费力穿上洛丽塔式洋装游走于街头巷尾。古怪风格的店铺比如Dog和6%Doki Doki依旧隐匿于竹下通附近,为那些值得《FRUiTS》一拍的青年人们敞开大门,但他们店与店之间太远了,面积也很小,成不了气候。大多数的原宿人都斩钉截铁的认为没有了日式气息。从某种程度上说,游客的逐年递增使其在商业上十分成功,但归根结底还是有赖于过度的曝光率。

除此之外,日本本土的消费者在选购服装时更注重产品质量而非数量,诸多快时尚品牌因此遭殃。日本国民级高街品牌优衣库的母公司迅销单是今年第一季度利润就大幅度增长45%,由此可以确定的是东京的街头时尚已经今非昔比,反潮流的“性冷淡风”愈演愈烈。而且过去的十年,西方舶来品牌大举进入日本,像Forever 21和H&M等平价服饰越来越触手可得,这促使东京人民不再青睐价格高昂的本土品牌,大家挑选服装的渠道雷同且单一,因此罕见充满个性的穿着和搭配。

尽管高街品牌的优势愈发明显,但主编Aoki的观点也表明,日本不再是曾经那个全方面引领时尚风潮的国家;和诸多时尚之都相比,东京也只能算是个时髦梳妆台一样的存在。想当初的年轻人们精心装扮,特意跑去表参道街头拍摄照片,费尽心思只为能够登上像《FRUiTS》这样的杂志,这被看作一种极大的荣耀。如果现在情况依旧如此的话,他们会选择去哪里拍照呢?然而当下社交媒体成为了自我宣传和推广的渠道,也更容易被人所挖掘,生活在原宿的青年人现在更喜欢把拍好的照片上传到Instagram上。

这意味着原先视《FRUiTS》为神圣地位的粉丝们不再单纯依赖杂志一种载体,因此它的生存和发展会更显艰难。众多以穿衣而走红的潮人依旧扎根原宿,但在互联网的带动下,他们已经收获了不少全球范围内的粉丝。在一些如GenderlessKei等名人的带动下,时装精们在社交网络上涌现并备受青睐。但这也仅仅只能说明街拍受到网民欢迎,对于街拍摄影师来说,想在街头物色一位穿着出挑的拍摄对象还是一件难事,别忘了,这也是日本青年引领世界潮流的一种渠道啊。所以从以上的现象来看,《FRUiTS》的谢幕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除了独立的社交媒体平台以外,日本的主流网站如Drop Tokyo和Tokyo Fashion也成功的捕捉了许多日本人的街拍时刻,尽管没有印刷,但也称得上是能够真正展现青年人穿衣打扮的平台。告别《FRUiTS》固然令人难过,但粉丝们表现得比想象中冷静,大家都明白,这是媒介形态演化过程中的大势所趋,并非意味着日本与时尚脱节,杂志本身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是时候画上一个句号了。

说到底,原宿也不是为街拍而生,或者说没必要给它扣上这顶帽子。同样也不用替《FRUiTS》的忠实读者而惋惜,他们可以通过网络来欣赏日本青年们令人灵光乍现的造型。不管怎样,网络平台意味着他们能够将触角伸向更广泛的受众,这是纸质杂志所无与伦比的。对于《FRUiTS》来说,它对原宿地区的街拍发展功不可没,是街拍文化黄金时代的记录者和见证者。

广州皮肤病医院

合肥呼吸衰竭医院

南昌整形美容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