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工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工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运动鞋巨头耐克与中国足球联赛捆绑处境尴尬-【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6:56:43 阅读: 来源:电工刀厂家

3月12日讯,耐克公司—这家拥有全球最佳品牌形象的体育用品公司没有想到的是,一份10年2亿美元的赞助合同把自己与一个充斥着赌球、黑金、腐败的足球联赛捆绑在了一起。

中国足球超级联赛(以下简称中超)—这个仿照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由中国最优秀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参加的全国最高水平的足球职业联赛,现在变成了一个腐败和黑金的秀场:收取贿赂的球员向己方球门劲射;球员、教练、足协官员……每一个利益相关方都在足球赛事的黑幕之下攫取非法收入;自2009年10月16日广东雄鹰队老总被警方带走至今的100余天,几乎每一天都在不断传出涉案官员、球员被带走等消息。

这些不断爆出的负面新闻无疑让耐克公司感到沮丧。它和中超的赞助合同还有9年,它并不想让自己的2亿美元投资被谩骂声、嘲讽声汇聚的汪洋大海吞噬。

这不是耐克愿意看到的结果。

好在中国足协已经确定,3月27日—较原定时间推迟一周的中超联赛将在北京重燃战火。这无疑让耐克和其它联赛赞助商们长出了一口气。这是坏消息中的一个好消息,总还有比赛。在之前的一个月,它们还不知道赞助的钱是不是会打了水漂,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牵涉到赌球案中,当然对通过赞助获得好的口碑也没做太多的指望。

2月底的一天,耐克公司中超事务负责人出现在地处北京夕照寺街东玖大厦的中超公司总经理办公室。

耐克向中超公司新任总经理郎效农抛出了一个新的提议:不要考虑西安和杭州了,把新赛季中超揭幕战放在北京的工人体育场吧。耐克方面的理由是,无论从人气角度还是对冠军球队的奖励,北京都比其他两个竞争城市合适:而英超和西甲的成功经验也证明,用最好的明星配上最好的球队,会让开幕式变得更刺激、更有吸引力。

这让郎效农很为难。这位62岁的前中国足协联赛部主任,一个月前临危受命入主中超公司,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稳住耐克等赞助商。作为中超职业化进程的亲历者、有着“中超之父”之称的郎效农比任何人都明白,在这个敏感时刻,任何一个“不”字,都可能让赞助商感到不快并扬长而去。让他犹豫的是工体枯黄的草皮并不适合电视转播,而且按照常规,只有提出申请的城市才有资格承办开幕式,而北京此前并不在申办城市之列。

不过,郎效农并没有一口回绝耐克的提议。他随即向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韦迪作了汇报,在得到这位新任上司的支持后,又同北京国安名誉董事长罗宁通了电话。在电话那头,罗一口应承下来。在北京国安补办了相关手续后,中超开幕式最终正式落户北京,时间是3月27日。

对耐克来说,中国观众又可以继续在赛场上、电视镜头中和球员的胸前,看到那个无处不在的勾型标识了。

中国足协显然感受到了来自赞助商的压力。他们对赞助商如此顺从,以及在这个特殊时刻所表现出的职业化办事方式,可能会让接触中国足球多年的耐克也有些受宠若惊。按照中国足协联赛部主任马成全事后的说法,现在无论是中超公司还是足管中心,都“非常注重维护赞助商的利益和听取它们的声音。”

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短短的16年历史里,已经有万宝路、百事可乐、西门子、爱立信、佳能、飞利浦、TOM、金威啤酒等超过20家跨国公司和本土企业进入它的赞助商之列。当然,这些冒险投入重金的公司,在这个充斥着悲剧和喜剧极端情绪的竞技场上,失去的可能和得到的一样多。

雄心勃勃的西门子移动曾在2003年和2004年连续两年斥资总计1800万美元冠名赞助中国足球联赛。这家财大气粗的德国公司的总裁兰博德(Rudi Lamprecht)豪言,要借此将西门子打造成中国手机品牌的销售冠军。

可兰博德下错了赌注。2005年初,这家曾赞助皇马、切尔西的世界500强公司,以中国足球大环境不好为由提前退出了中超联赛。随后,兰博德掌管的移动部门还被总部扔给了台湾的IT制造商明公司。2006年,这个苦命的手机品牌便因为明西门子移动公司的破产而销声匿迹。

西门子移动赞助中超联赛的失败经历,显现了投资中国足球联赛的高风险性—借助中国足球敲开中国市场大门、博得中国人欢心,这个曾经被万宝路和百事可乐证明了的定律似乎已经失灵了。

但耐克公司并不这么想,它决定在这个若干年来一直饱受争议的足球赛事上冒一次险。这家进入中国市场多年的全球最大体育用品供应商在球迷远离足球、赞助商纷纷拂袖而去之时,选择逆势而动,在2009年初签约成为中超联赛装备赞助商,而且一签10年,2亿美元的赞助总额是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的最大手笔。

在此之前,中超联赛的商业赞助价值就像一只不招人待见的股票,一路下跌,遭遇过裸奔(无赞助商)、赞助商拖欠经费、低价贱卖以及观赛人数减少、电视转播商离去等种种难堪的经历,冠名赞助费已从西门子冠名时的8100万元人民币(2004年)急剧下滑到3200万元(2008年金威啤酒的冠名价格),跌去了60%还多。

“耐克一直在寻找介入中国足球的合适机会,”2002年前曾在耐克中国负责体育市场开拓事务的沙伊峰说,“但它一直苦于没有合适的介入形式。”2004年,它还在竞标“中国之队”主赞助商资格中败给了老对手阿迪达斯,在中国足球赞助领域落于下风。

无奈之下,很少从竞争对手处挖角的耐克从阿迪达斯请来了时任足球市场经理的张劲松,出任耐克中国公司体育市场部经理。张曾是阿迪达斯“中国之队”项目的直接负责人。依靠张在中国足协深厚的人脉,耐克抓住了这个深度介入中国足球的机会。

耐克认为自己抄到了中国足球的大底。

在欧洲,耐克要赞助诸如曼联这样的职业俱乐部球队,一年就要付出至少3300万美元。而这次,它仅需每年付出1500万美元到2000万美元,就能让16支中超球队所有的球员、教练员和裁判员,无论是在训练还是比赛,都穿上绣有勾型标识的耐克装备。在中国,阿迪达斯签约2002年以后再也未在世界杯露面的中国国家队6年的赞助总额,也达到6000万美元。

与耐克一样在中超身上投下重注的还有意大利的轮胎制造商倍耐力和中国的民营摩托车品牌鑫源摩托。它们和耐克的判断如出一辙:中国足球复苏指日可待,赞助中超正当其时。花费2000万美元冠名中超3年的倍耐力,只相当于其在意甲豪门国际米兰身上一个赛季的花销,而副赞助商鑫源摩托投资的1000余万元人民币,也与冠名赞助一家中超球队高不了许多。

“应该说,赞助有反弹迹象的中超联赛是一个不错的时机。”体育咨询公司关键之道的CEO张庆分析说,耐克、倍耐力做了一笔很划算的生意。

中超2009年交出的答卷也很耀眼。来自中超公司和央视索福瑞的统计,2009赛季中超有超过390万名现场观众和1.9亿人次电视观众观看了中超比赛,还有36万人参与了互动游戏“激情中超”。这些都是让赞助商们心动的数据。

倍耐力亚太区总裁白贝在去年底的中超颁奖晚会上兴奋不已。“现在看来,年初选择赞助中超是一个不错的决定。”他说,在中超联赛的推广下,倍耐力已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轮胎品牌。

但现实却让他们大跌眼镜。

2009赛季刚刚结束,还未从创造5年来上座率新记录的兴奋中走出来的中超,便像坐上了过山车,从阳光峰顶坠入了寒冷冰窟。公安部的强势介入让赌球案变得触目惊心,丑闻此起彼伏。

青岛海利丰的球员为了完成俱乐部总经理的赌球任务在众目睽睽下将皮球往自家球门踢;广州广药俱乐部仅 用20万元就能换取一场酣畅淋漓的5:1的大胜;足协官员范广鸣只为一支俱乐部做了一次假球中介就能从中获取150万元的红利;执法一场比赛不过1000多元的裁判黄俊杰也可以开上价值数十万元的雷克萨斯豪车;而中国足协的实权人物南勇,在被警方带走时身上竟搜出存有600万元的银行卡,据传还在北京拥有多处价值不菲的房产。

从中甲的青岛海利丰,到中超的广州广药和成都谢菲联,似乎没有哪个俱乐部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之身。中国足球几乎成了中国犯罪率最高的行业。

就连赞助商也被牵涉其中。南勇即身涉2006年爱福克斯赞助一案。由于赞助商西门子移动的提前退出,中超联赛于2005年“裸奔”了整个赛季。2006年初,身为主管联赛事务的中国足协副主席兼中超公司董事长的南勇只身前往英伦半岛,在相熟的足球经纪人白川的介绍下,锁定了全新的赞助商爱福克斯。

一封匿名检举信上说,爱福克斯的代理公司ACE和该交易的中间代理商白川的BCD公司都是皮包公司,并早已破产。而爱福克斯其实也是一家刚成立不久,实力并不雄厚的游戏代理商,如今也已不复存在了。

这一切都让赞助者失去了赞助的价值。

耐克寄望2亿美元赞助中超的大手笔,能冲击阿迪达斯在中国足球领域的垄断地位,并赚得更多中国消费者的眼球。耐克公司还同步在中国展开足球专门店布局,借此削弱竞争对手的影响力,以保持在市场占有率上的领先优势。

倍耐力5年前在中国山东建造了一间工厂,但因为缺乏知名度,销路一直迟迟未能达到目标。白贝希望借助中超平台快速提高品牌认知度,从而提升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曾参与倍耐力冠名中超联赛谈判的北京国安副董事长、中超公司董事张路告诉《第一财经周刊》,倍耐力之前并不看好中国足球联赛,白贝感兴趣的是中超联赛场均1.5万人现场观众、全年累计1.44亿人次的电视观众(2008/09赛季)的数据。

与白贝的想法不谋而合的还有鑫源摩托的董事长龚大兴。龚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中超在中国草根阶层的影响力,可以帮助鑫源摩托更快地成为一个全国性品牌。

现在,赞助商们所有的预期都画上了问号。

在获知中超联赛可能停摆的消息后,倍耐力公司对此召开了专门会议。倍耐力国际事务专员玛丽安·克莱说,总部将会商讨相应的对策,“不排除有作出新决定(中断与中超合作)的可能。”赞助额度较小的龚大兴也开始反思当初的决定。龚说,任何一家足球投资人和赞助商,都不希望自己的品牌与一个有污点的联赛联系在一起。

中国足协必须安抚这些赞助商的不满。在过去的2009年,中超公司共从赞助商和合作伙伴处获得了大约1.5亿元的收入,并第一次拿到全额的赞助款。今年初,16家参赛俱乐部也如愿拿到了180万元的分红。

2月初,中国足球管理中心主任韦迪借看望备战东亚四强赛的中国国家队的机会,专程到倍耐力设在上海浦东的亚太总部拜见了白贝,试图打消这家冠名赞助商的顾虑。

2009年底,吕锋尚未被警方调查时,这位中超公司第二任总经理曾计划邀请耐克等三家赞助商及新浪等媒体合作伙伴到京座谈,听取它们的真实想法,并许诺在新赛季提供更好的服务。他在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说,他希望赞助商能看到中国足球的未来,“假、赌、黑之后,更加干净的中超联赛依然是中国最具投资价值的职业联赛。”

当时的吕锋尚是踌躇满志,他还希望这场力度前所未有的反赌打黑风暴,能扫除绑在中超公司—这家被外界看作足协“傀儡公司”—身上的枷锁。

可就在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后不久,吕锋本人也在1月底被警方带走协查。中国足协延请足球界颇具威望的郎效农出面执掌中超公司,韦迪还找来前水上运动管理中心官员、现任天下上善体育文化发展公司的总经理刘卫东出任中超公司商务副总经理,协助郎效农留住那些信心受损的赞助商。

而足协维持16支球队的参赛规模,也是考虑到赞助商的利益。“足协、中超公司和赞助商都有协议,参赛球队和比赛场次减少后会给赞助商带来损失,足协也面临违约风险。”中国足协联赛部主任马成全说。足协决定让广州广药、成都谢菲联降到中甲,浙江绿城和重庆力帆递补参赛,是借鉴了意甲“电话门”事件(意甲球队尤文图斯、AC米兰、佛罗伦萨因涉嫌电话操作比赛被责令降级和罚分)的处理办法。

中国足协希望一改以往过多干预中超公司的做法,韦迪称将只向中超公司收取象征所有权地位的10元钱,并将中超的决策权交还给中超委员会。3月初,中超公司管理团队—董事长于洪臣和总经理郎效农在位于北京夕照寺街东玖大厦的办公室里与倍耐力、耐克和鑫源摩托的高管会面。

龚大兴透露,与中超公司主要商讨了如何在新赛季保障赞助商利益,以及二者如何共同挽回中超名誉的事宜,并没有涉及违约补偿,“但中超公司承诺将在新赛季更好地为赞助商服务,尽可能多的让赞助商得到回报。”

“在中超确定维持16支参赛规模的情况下,三家赞助商不会贸然违约退出。”中超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会谈之后向《第一财经周刊》透露说。不久后将有至少一家新的赞助商加盟中超。有消息说,这家新赞助商极有可能是河南冰箱制造商新飞集团,另有一家IT公司也在与中超公司接触。

耐克公司迫切希望新赛季中超联赛能给球迷传达一点乐观情绪。它试图用一场喜庆的16支球队新球衣发布会来赶走压在中超头上的阴霾。2月22日,耐克展示了14家中超球队装备(两支中超球队广州广药和成都谢菲联涉案,后增补浙江绿城与重庆力帆升入中超)。为了让新赛季的球衣焕然一新,耐克中国区的足球团队还专门前往欧洲,考察英超和西甲的球衣设计,并细心征询16家参赛俱乐部对球衣设计的建议。譬如北京国安的球衣,在保留绿色基调的同时,还将“国安永远争第一”的口号绣在袖口。

2月23日,新科中超冠军北京国安正式身着耐克装备出现在亚洲冠军联赛赛场上。然而,北京国安穿着耐克装备的开门红(1∶0击败澳大利亚墨尔本胜利队)还不足以让这家在中超联赛身上投下重注的国际体育用品公司安下心来。

随着调查的深入,会否有新的球队涉嫌假赌黑?如果有新的中超俱乐部涉案,新赛季的赛程会不会被腰斩?

还有一个更棘手的问题是:中央电视台什么时候来转播中超联赛?此前,CCTV5在没有发布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放弃了中国队和有4支中超球队参加的亚冠联赛直播计划。

从2008年11月初开始,央视开始停止转播中超联赛比赛,央视给出的理由是“这个赛事不健康、不职业”。

电视转播平台与中超赛事的传播渠道和媒体曝光量紧密相关,这是很多赞助商所看重的一点。

耐克等赞助商恐怕是没有机会扣压2009赛季的赞助款了,但下赛季赞助商会爽快地全额付款吗?

倍耐力和鑫源摩托至今尚未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耐克公司则希望情况好转起来。公司新闻发言人朱近倩对《第一财经周刊》说,耐克更加关心中国足球的未来,在成长中经历阵痛总是难免的。

在亚冠联赛中,北京国安和河南建业主场火爆的上座率,让赞助商看到了一丝希望—球迷并没有抛弃中超。在北京,有近3万名球迷现场为北京国安队助威。而热情的河南人也让能容纳3万人的郑州航海路体育馆座无虚席。

赞助商们希望这样的气势能在即将开赛的中超联赛中得以延续。在过去的一个赛季,联赛冠军北京国安是最受球迷追捧的球队。北京国安全年套票共售出1.1万张,主场观众达到场均3.58万人次。这一赛季,北京国安全年的门票收入也达到了创纪录的1100多万元。

耐克已对即将在工体上演的中超新赛季开幕式的具体内容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这家公司专门负责中超事务的专员说,他们曾专程考察过英超、西甲的开幕式,得出的结论是,中超开幕式时间不宜太长,但质量一定要保证,主题应该是围绕着足球本体。

如今,刚刚接替李小明出任北京国安俱乐部总经理的高潮,正在思量着如何将工体扮得更靓,让开幕式有创意,并让赞助商向他们竖起大拇指。耐克公司还计划借助开幕式推出“红丝带”公益活动。届时,国安队员与其对手的所有场上队员及裁判员都将系上耐克的红鞋带,以支持全世界艾滋病患者、病毒携带者。

一根小小的红色丝带,很难移开压在中国足球上空的黑色疑云,而借鉴意甲处理涉案球队、效仿英超及西甲由冠军球队参加开幕式确是一个新的开始。这些有着百年历史的欧洲联赛,值得只有16年职业史的中超学习的还有很多。而学费,自然也少不了耐克、倍耐力、鑫源摩托们的赞助。

对于耐克公司针对中国足球联赛的10年赞助计划来说,毕竟仅仅过了两年,还有8年在等着它,或许真是一个好机会。这一次打黑,应该是“绝对的大底”了吧?

太原看男科中心三院优先找

30岁男性患白癜风病因有哪些

沈阳朝阳区白癜风医院分享白癫疯的药有那些

郑州治疗宫颈糜烂专业的医院

白癜风照激光几次能看见效果

吃动物肝脏对白癜风有帮助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