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工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工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CPI创新高考验央行调控底线加息调准备金谁先出鞘(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19 14:21:02 阅读: 来源:电工刀厂家

CPI创新高考验央行调控底线加息调准备金谁先出鞘

CPI创新高考验央行调控底线加息调准备金谁先出鞘 更新时间:2010-8-15 0:03:44   本报记者 钱秋君 北京报道

8月1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7月份内地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比去年同期上升3.3%,再次突破政府预设的3%的目标,创下21个月来新高,加息传闻再次挑动着市场脆弱的神经,所谓“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如今半年时间过去了,加息的“靴子”迟迟没有落地,央行三度提高准备金可比喻为楼上丢了三只“袜子”,随后调控楼市的政策风生水起,那么加息这只“靴子”还有必要吗?7月CPI创下21个月以来的新高以及维持经济稳定增长的目标令监管层面临两难抉择。

调控面临两难

加息利剑仍未出鞘

“土豆两块五,辣椒七块钱。现在这菜价可真是攀上天了。”在北京某国家机关工作的公务员潘女士在与《华夏时报》记者调侃时如是说道,现在已经由以前的素食主义改为开始吃肉了,“没办法,如果天天吃青菜,工资肯定不够花。”在过去的一个多月内,多个地方出现菜价贵过肉价的现象,同时催生出各种游资对生活必需品的炒作,炒大蒜、绿豆……而7月CPI再次创下新高,将加息的预期再次推上了风口浪尖。

一边是物价上涨,一边是央行加息的靴子悬而未决,“负利率”的事实仍难改变。实际上,在2月份CPI达到2.7%时,存款利率已经由正转负了,而7月份3.3%的CPI更是超过了2.25%一年期存款利率整整1个百分点还多。

根据国家统计局1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7月CPI同比上涨3.3%,涨幅不仅比上月扩大了0.4个百分点,而且创下了21个月来的新高。一路高歌猛进的统计数据再次令投资者担心加息措施将提早推出。

尽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7月底发布的报告指出,“中国货币当局认为目前的通胀前景下没有加息必要,且担心加息可能引发资本流入”,但业内“应当立即加息”的声音喋喋不休。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直言不讳称,目前的利率结构符合通缩环境,而完全不符合通胀。正确的利率可能应比现状高出5个百分点。调高利率有利于防范危机。但如果保持现状,由于实际利率为负,通胀将进一步恶化,恶性循环,从而引发危机。因此,监管决策层必须加息,越快越好。

谢国忠担忧低息环境下,货币供应增长迅速,抬高房产价格。但如果利率正常化,房地产价格将缩水50%。

央行货币研究局原副局长景学成对上述观点表示认同,他指出,通胀压力已经较大,实际上一季度经济数据已有过热迹象,央行应尽快加息。

但加息的利剑也不容易出鞘,不容忽视的是宏观调控面临两难。

5月13日至14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天津考察时特别强调,调控要适时适度,其中宏观调控面临的两难问题不少。

随后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称,因当前经济运行中的诸多不确定因素,“宏观调控面临两难局面。”

接受本报采访的专家向记者表示,两难的问题在于,如果继续实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那么企业只是靠外在的货币供应支撑,并不是企业自生的活力。同时通胀的问题难以忽视。

事实上,在加息预期的压力下,市场担心的其实不是加息本身,而是加息预期。敏感的股市就是那被殃及的池鱼——8月10日市场因担忧11日出台的宏观数据,上证综指跌77.26点,跌幅达2.89%,成交额仅1313亿。

但有乐观人士预计,一旦加息真的到来,市场反有可能走出向上的行情,一方面是意味着靴子落地,另一方面意味着我国的经济的确已经足够稳固。

准备金率或再调

CPI高企让央行徘徊于保增长和控通胀之间,这也造成目前央行在公开市场中的“两难”处境。8月12日,央行本应发行的三个月期央票再度暂停发行,前次停发还是在7月1日。

央行公开市场停发三个月期央票虽不是什么新鲜事,但结合此前一天公布的7月CPI创出21个月新高,部分神经敏感的市场人士不免心生猜疑,这会否是存款准备金率调升的前兆?

此前的7月30日至31日,央行召开的会议认为,下半年将进一步加强和改善流动性管理,合理搭配公开市场操作、存款准备金率等工具,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处于合理水平,这巧妙地呼应了市场人士的猜疑。

这是央行继今年5月份第3次上调准备金率之后,时隔2个月再次公开提出使用“存款准备金率”。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央行仍然偏向于数量型的货币政策工具。

业内人士表示,因通胀预期及热钱等因素的不确定性,并不能排除上调准备金率或者“补偿性加息”的出台,东海证券分析师李文接受记者采访时预测:“前者的时间窗口或在今年10月份。”

清华大学经济学教授李稻葵此前也公开强调“作为防御性的措施,目前应该适当考虑调高存款利率”。他同时表示,这虽然不是治本之策,但适当提高存款利率,可以改变实际利率长期为负的现状的同时,防止CPI的上涨演变为新一轮的通胀预期。

“最好的方法当然是不影响货币市场利率水平,而可以有效回笼过剩流动性。”李文指出,“本来公开市场是很好的途径,但现在央行又要维持很低的央票发行收益率水平,又要回笼资金,确实很难兼顾。”

形成对比的是,央行公开市场已连续四周实现净回笼,但回收流动性合计仅2340亿元。在此之前,央行连续八周均为净投放,累计向市场注入资金达9370亿元。

事实上,今年上半年以来,央行已连续三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大型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达到16.5%左右,离历史最高水平17.5%也仅有一步之遥而已。

但当前过低的央票发行收益率水平确实弱化了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的有效性,若是持续的回笼不力,“从长期来看,确实存在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的可能性。”多位专家均持这一观点。

声明: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废铑催化剂回收

依维柯双拓展房车多少钱

新加坡空运专线

医用眼贴

304索具钢丝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