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工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工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航突发急症乘客质疑999急救中心涉嫌利益输送

发布时间:2020-03-03 17:47:33 阅读: 来源:电工刀厂家

“急救门”乘客质疑“999舍近求远”

11月9日,张先生被送进北大人民医院手术室。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讯 日前,乘客张先生通过微博发文,称自己在乘坐南航CZ6101次航班时突发急症,在机组和医疗人员互相推诿的情况下,他“腹痛自己爬下飞机”,“差点病死在机场。”此后,南航和首都机场医院相关负责人先后登门道歉,希望能够进行补偿。

11月26日,张先生再次通过其个人微博发文质疑北京市999急救中心,称自己在转院过程中遭到急救车工作人员欺骗,以协和等三甲医院挂不上号为由,将其送往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涉嫌利益输送”,并称已向北京市卫计委投诉。

昨日,北京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具体情况仍在核实调查。999急救中心相关负责人则表示正在调查此事,其上级单位北京市红十字会未对此事作任何表态。

当事人未接受相关单位赔偿

乘客张先生叙述在11月9日,自己前往北京出差,在飞机上突发腹内疝并急性肠梗阻急需治疗,但在飞机落地后50多分钟,舱门却迟迟没有打开,而此后南航机组成员与急救车医生无人将其抬下飞机,他只得自己爬下舷梯爬上救护担架。

之后,他先后三次被转诊,最后在医生朋友的帮助下,在北大[微博]人民医院急诊科进行了手术,切除80厘米的小肠后死里逃生。

26日,张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首都机场医院的相关负责人已登门致歉,并承认己方急救人员存在不专业的情况,在遇到突发事件时反映出的这些问题,他们将进行检讨,并与航空公司方面进行协调,希望能进行补偿或赔偿。

张先生称,首都机场医院和南航方面都提出了要就此事进行补偿和赔偿,但被他主动要求放弃。“只要求南航和首都机场医院理清急救程序。”

张先生称999急救车不抬人

26日上午,张先生再次通过微博发布博文,在文中以记者身份,向北京市卫计委投诉999急救在该事件中涉嫌利益输送的问题。

张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发当日,首都机场医院急诊室主任诊断后明确告知他诊断不明确,应该转朝阳医院等上级医院治疗,并联系了救护车。病床推到999急救车旁边,而急救车内的医护人员拒绝抬他上车,最后还是一名医院保安帮忙把他抱上了车。

他回忆,上车后,999急救车以就近的朝阳医院和协和医院挂不上号为由,将他送往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该急救中心先后给他做了CT片、B超、腹平片等一系列检查,其间“多次被问是否吸毒。”“耗时3个多小时无法确诊之时,仍不主动安排转诊。”

张先生表示,后来才知道急诊不存在挂不上号的问题。他已通过微博和电话向北京市卫计委投诉。

“卫计委的工作人员两次致电我了解事情细节,但没有做出明确答复。”他说,截至目前,999急救中心并未联系过他,而他向北京市红十字会进行投诉同样无果。

■ 释疑

举报投诉999找谁?

999属市红十字会,120属市卫计委,分别运营

机场外急救到底对接120还是999?市卫计委负责人表示,并不固定,目前,一般仍按照所拨通的急救号码确定。据了解,北京市内并存120和999两个院前医疗急救系统。前者成立于1988年,隶属于市、区(县)卫生行政部门,由北京急救中心调度指挥;后者成立于2001年,隶属市红十字会,由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调度指挥。各自分别运营。

为打通两者关系,2011年7月,北京120/999院前医疗急救联合指挥调度平台启用,保留两个急救号码各自调度本系统救护车辆同时,双方可互通值班信息,日常急救一方10秒无应答自动转接对方;遇重特大突发事件,联合指挥调度平台有权统一指挥。平台运行效果一直有争议。市卫计委负责人表示,从运行情况来看,该平台的效果并未达到初期目标。

此次市人大常委会上,北京市院前急救条例草案二次修改稿提交第三次审议,在本次草案中,拟将120、999以及其他今后可能出现的急救系统,统一纳入卫计委职责之内,同时建立投诉举报制度,明确公众投诉举报的途径,并要求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及时作出处理。

■ 追问

担架无人抬谁之责

市卫计委称急救不会因“搬抬收费”延误

在本次事件中,发生了南航与急救中心在舱门推卸责任的情况。中国政法大学[微博]航空与空间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起淮认为,对于患病乘客的救治,航空公司和机场都负有责任。“以舱门为界,舱门以里是航空公司负责,舱门以外由机场负责。”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称,在舱门口的交接,从专业的角度考虑,还是急救人员来搬运护送,更合理一些。而且,在医疗急救合同关系中,急救中心有义务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以维持患者的生命。在急救过程中推诿,已经违反了其合同义务,应承担违约责任。

而就张先生反映的情况,接下来转院救治过程中,同样出现了搬抬推诿。“急救人员是否该搬抬病人、搬抬病人是否该收费”等问题引发关注。据了解,现行的法律法规,并没有对救护车上的急救人员是否有责任提供搬抬服务做出过规定,因此也导致病人和家属对此类问题投诉较多。

北京市当前是否存在有偿担架搬抬服务?对此,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北京并没有担架收费的情况。目前,市财政会在这方面进行专项拨款,“但经费较少,导致应聘担架工越来越少”。此外,各区县分中心也并没有这部分收入,对于谁来搬抬担架也并没有明确规定。

999急救中心、北京急救中心相关负责人就此问题回应称,目前并不存在特殊搬抬服务,也没有单独收费。

此次院前急救条例草案二改稿中加入“为有需要的患者提供有偿的担架搬抬服务”。那么,“收款问题”是否会延误救治?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回应,“任何急救都不会因为收费问题而延误”。

机场内如何开展急救

机场、航空公司都有各自应急预案和机制

飞机场内出现急危重症,如何开展急救?对此,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除重大突发或公共事件,飞机场内部急救由机场负责。

民航安全研究人士温新寿表示,在类似南航乘客航空医疗事件等航空急救问题,一般情况下机场和航空公司都有相应的应急预案和机制;对于航空公司而言,民航局在CCAR121规章要求机组成员有足够的处置飞行中紧急医学事件的训练,其中就包括在遇有紧急医学事件时的处置程序,包括机组成员之间的协调。但其也表示并不要求航空公司提供专业的应急医疗服务。

每个机场都有设立机场应急救援指挥中心,都有自己的一套应急救援计划。温新寿称,此次发生的事件属于非航空器紧急事件中的医学紧急情况;根据《民用运输机场应急救援规则》第十二条明确了驻场医疗部门在应急救援工作中的主要职责,所以此次事件很明显,机组空中处置得当,问题主要出现在地面协调方面,相关规则明确了首都机场急救中心作为地面应急救援中心的责任。此外,首都机场急救中心作为专业的医疗服务机构,更应该主动承担伤员的转运,而不是相互推诿。

如何避免“舍近求远”

市卫计委称目前没有可量化标准

如何第一时间将患者送入医院开展急救,避免舍近求远?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仍按照“就近、就急、就专业,兼顾患者及家属意愿的原则”,目前还没有可量化标准,“操作层面仍存在主观性因素”。

一位应急专家贾先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就转医院而言,并没有先送急救中心再送医院的程序。“如果病患有想去医院应该遵从病患意愿”。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120/999等急救中心在各大医院都设有急救站。这些急救站既由急救中心管理,又在业务上跟驻地医院有往来,通常接受急救中心和驻地医院的双重领导,因此在收治病人的时候,会优先考虑驻地医院。这位知情人士表示,类似情况在全国各地的急救中心和医院都或多或少存在。

垃圾分类颜色

kc认证是什么

大连办公家具

相关阅读